Visuyo

刷题偶得

        汤显祖好可爱!!

《艳异编》序

        尝闻宇宙大矣,何所不有。宣尼“不语怪”,非谓无怪之可语也。乃龌龊,老儒谓目不亲非圣之书抑何坐井观天耶!泥丸封口,自甘固陋。独不观乎天之风月,地之花鸟,人之歌舞,非此不成其为三才乎?从来可欣可羡可骇可愕之事,自曲士观之甚奇,自达人观之甚平。

  吾尝浮沉八股道中,无一生趣。月之夕,花之晨,衔觞赋诗之余,登山临水之际,稗官野史,时一展玩。诸凡神仙妖怪,国士名姝,风流得意,慷慨情深等语,千转万变,靡不错陈于前,亦足以送居诸而破岑寂。岂其詹詹学一先生之言而以号于人曰“此夫出自齐谐之口者也”而摈不复道耶?虽然诗三百篇,不废郑卫,要以“无邪”为归。

  假令不善读诗者,而徒侈淫哇之词,领忘惩创之旨,虽多亦奚以为!是集也,奇而法,正而葩,纤合度,修短中程,才情妙敏,踪迹幽玄。其为物也多姿,其为态也屡迁。斯亦小言中之白眉者矣。昔人云:“我能转法华,不为法华转。”得其说而并得其所以说,则乐而不淫,哀而不伤,纵横流漫而不纳于邪,诡谲浮夸而不离于正。不然,始而惑,既而溺,终而荡。“尽信书则不如无书”,有味乎于舆氏之言哉。不佞,懒如嵇,狂如阮,慢如长卿,迂如元稹,一世不可余,余亦不可一世。萧萧此君而外,更无知已。啸咏时每手一编,未尝不临文感慨,不能喻之于人。窃谓开卷有益,夫固善取益者自为益耳。

  戊午,天孙渡河后三日,晏坐南窗,凉风飒至,绿筠弄影。左蟹鳌,右酒杯,拍浮,漫兴书此,以告夫世之读《艳异编》者。

  玉苟茗居士汤显祖题

随记

红龙的一小节

茶杯恐惧自己的黑暗面的解释

价值判断跟不上思维,思想滑到了黑暗的地方楞一会儿才能想起来:我特么刚才想了啥?!
#此处应有梗,此处应有调戏#

          他的联想以光速出现,而他的价值判断却来得像回应式的阅读一样,永远也不能跟上、更不能驾御他的思绪。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 他认为自己的思维方式稀奇但是有用,像一把用天线做的椅子。既然已经做成,他丝毫无法改变它。